霹雳已出坑
偶尔发点图,花痴一下喜欢的人

你问我曹荀rio吗,我说那是当然啦!——曹荀CP新手向科普(2)

马一下.....

彼岸归人:

#努力卖安利ing#

二、孤城倒悬

荀彧是曹操的心腹。曹操信任他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或许他们对彼此的志向心知肚明,或许他们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,但可以明确的是,在曹操一统中原的漫长路途中,如果他们之间没有彼此的坚定信任,绝对不会有十分天下有其八的曹魏。但这信任,却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而是在血与火的考验中积淀的。

荀彧投奔曹操之后,曹操由于清剿了东郡的黑山贼,袁绍大方地封曹操做了东郡太守,不管怎么说,曹操而今也算是有了自己的地盘的人了。随后曹操利用刘岱死于青州黄巾军之手的契机,在兖州人陈宫、好兄弟鲍信的帮助下占领了兖州,更是降服了数万黄巾军,编成了有名的“青州兵”。至此,曹操终于有了一州之地,成为了天下诸侯中冉冉升起的新星。

而荀彧在此期间“常以司马从之”。司马是将军的属官,武职,乃是将军开府的副职,类似于参谋长。荀司马走马上任,跟着曹操砍瓜切菜,也曾跟着曹操四处征战。但随着地盘的扩张,曹操不可能一直都带着全副家当打仗,尤其是平定了兖州之后,曹操终于算是有后方的人了,便需要留人看家。

兴平元年(194年),曹操进攻徐州,留下了夏侯惇带兵镇守濮阳,好兄弟张邈镇守陈留,陈宫留守东郡,荀彧作为兖州留事留守鄄城。当时,曹操的家人都在鄄城,鄄城可以说是曹操的大本营,且在腹地,非常安全,想必当时无论是曹操还是荀彧,都不会想到等待他们的是怎样的一场硬仗。

曹操和张邈也是过命的交情在了。大家有印象的话应当记得,诸侯讨董的时候,曹操就是跟张邈一路的。张邈对曹操也很好,曹操十分信任他,愿意将家人以及身后事托付给他的那种。然而张邈有自己的顾虑,他得罪了袁绍,而袁绍又是曹操的大哥,他一直害怕曹操顶不住袁绍的压力把自己交出去。

陈宫是兖州当地的名士,迎接曹操进兖州的功臣。可是曹操进了兖州之后,并不给当地士族任何面子,手段狠辣,不顾劝阻杀了兖州名士边让,导致兖州当地豪强名士人人自危。作为推荐朋友边让给曹操的陈宫,就更加愤怒了。

怒火与恐惧一拍即合,趁着曹操举大军进攻徐州为父报仇,兖州空虚之际,张邈、陈宫,勾结了在关东游荡路过此地的吕布,在曹操脆弱的腹心狠狠地捅了一刀。

曹操一生中遇见过很多敌人,吕布不是最强的一个,可是却是曹操打的最艰苦最惨烈的一个,数次面临绝境险些覆灭。从杀边让到屠徐州,这场战争里曹操犯下了无数错误,而救了他的只有一件事,便是守着鄄城的人恰好是荀彧。

 

鄄城,194年。曹操在徐州的杀戮,导致刚刚到手的兖州也是一片骚动。荀彧并未随军,只能收到只言片语的消息,便是有再多的不满愤怒也是鞭长莫及。此去徐州,曹操几乎倾巢而动,说不定还有一举占领徐州的念头。徐州富庶,远非残破的兖州可比的,放在身边总归让人眼馋。

然而兖州却并非太平之地,曹操不愿与当地士族合作,而保举他入主兖州的鲍信却已经死了,这导致他在兖州的统治事实上是缺少根基的。比如刘备得陶谦让了徐州,即便比曹操机灵立即与徐州豪强糜氏结亲变成徐州女婿,遭到吕布偷袭的时候仍是浮萍一般很快便丢掉了徐州,都是同样的道理——不是自己打下来的江山,坐稳哪有那么容易。

兖州人当初面对黄巾入侵时,太守身死人心惶惶,走投无路之下迎接曹操进入兖州。可如今黄巾已平,他们不禁琢磨起来,这曹操一来好像是不想走了?

荀彧在鄄城糟心,张邈的使者刘翎却突然到访,代表张邈通知荀彧,他们找到了一支强有力的援军,名震天下的骁将吕布即将前往徐州相助曹操,而今已经进入了兖州,希望荀彧能立即向他们提供军粮。

这个消息鄄城的人都不知道,大家被这意外的消息弄糊涂了,一方面张邈催的紧,另一方面吕布的风评可不是太好,曹操又什么时候跟吕布有过交情?

荀彧镇定地打发走了使者,立即勒兵设备,同时派人出城向濮阳的夏侯惇传信,召夏侯惇带着濮阳的兵马立即前来鄄城。时间紧迫,他敏锐地意识到,吕布根本不是什么援军,曹操那位老朋友张邈,恐怕是反了。

张邈、陈宫反叛,兖州门户洞开,吕布所过之处,本就对曹操没什么忠诚感的诸县望风而降,所向披靡。此时兖州本就兵微将寡,大军征伐在外,一旦后方根据地倾覆,恐怕正在徐州交战的曹操大军有去无回,后果不堪设想。

鄄城之中的守将官吏中也人心浮动,不少人都与陈宫勾结,意图内乱。鄄城是曹操本营,夏侯惇的濮阳兵马是此时荀彧唯一可以相信的军队,只要能保住曹操的根据地,一城一地的得失此时已无暇计较。况且濮阳在东郡,而东郡早已落入陈宫的掌握,夏侯惇孤悬濮阳,恐怕也撑不了多久。

夏侯惇接到书信后,立即率兵轻装驰援鄄城,恰巧与吕布的军队遇到,双方短暂交锋,均无心恋战,吕布果然受到濮阳大城的吸引,趁机占领了濮阳。

夏侯惇摆脱了吕布,却又被军中的奸细所绑架,幸好他的副官韩浩临危不乱坚持不向绑架者妥协,最终方才制服了奸细。

克服重重困难,夏侯惇这只宝贵的生力军终于成功赶到了严守城门的鄄城。荀彧在鄄城苦撑多日,终于等到夏侯惇到来,当夜便诛杀城中叛乱者数十人,鄄城终于被强力安定了下来。随后荀彧与夏侯惇秣兵厉马,坚守鄄城,打退了吕布所部的攻击。

 

患难见人心,兖州诸县纷纷投降吕布,除了鄄城严守,唯有范县、东阿两城不动。抓到的吕布降兵透漏消息说,陈宫正要带兵攻打东阿,又派氾嶷去取范县。

荀彧与夏侯惇皆是曹操的旧部,属于曹操的自己人,可是此时军中的兖州人是否可信那就不一定了。程昱、啊不现在他的名字应该还是程立①,就是一位曹操在兖州征辟的当地豪杰。他避居家中,刘岱无数次恳请都没能请他出山,然而曹操到了兖州后,却顺利地招募到了这位有名的智士。当地人诧异地问他为什么对刘岱和曹操如此前后不一,程昱却笑而不语。

荀彧判断,程昱是一位心中自有主见的智者,他既然选择了曹操,就不会轻易反悔。他找到了程昱,诚恳地拜托他说,兖州叛乱,而今只留下这鄄城、东阿、范县三城得以保全。而今陈宫重兵压境,如果东阿、范县不能和我们互相信赖而有异心的话,这三城必将无一幸免。而程昱在兖州官民中极有人望,如果他去劝说,必定可以安抚这二城。②

荀彧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这程昱在当地深得民心,在黄巾之乱中,曾一力保护东阿免遭黄巾劫掠,是当地人民的大恩人,由他出马,自然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③。而程昱也果然没有辜负所托,先过范县劝服县令靳允坚守不降,又来到东阿,东阿县令枣祗也是自曹操陈留起兵之时便跟随曹操忠心耿耿的旧部,此时已经做好了抵抗的准备。三城得全,程昱、枣祗全都功不可没。

 

而鄄城的危机却远没有结束。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,这世上从来都不缺落井下石的人。比邻的豫州刺史郭贡,被境内猖獗的黄巾侵扰得叫苦不堪,早就想挪个窝了。此时见吕布入侵兖州,曹操无力抵抗,这可不是天赐的良机!

便在鄄城孤城倒悬之时,郭贡的数万大军突然出现在了鄄城城下。这庞大的大军宛如最后一根稻草,压垮了鄄城守军的心神,众人纷纷传说这郭贡乃是吕布的援军,而今大军压境,兵力悬殊,鄄城已经没有幸存的希望了。

一片恐慌之中,郭贡却没有立即攻城,而是送来了一封书信。书信的内容简单而棘手,他直接邀请荀彧出城一见。

夏侯惇极力反对,他认为荀彧此去太过危险:“君,一州镇也,往必危,不可。”

而荀彧坚持前往,他判断郭贡不会是张邈、吕布的同谋,如果自己前往,至少可以劝说郭贡保持中立,而若不往,则立即便会激怒郭贡,给鄄城招致灭顶之灾④。

荀彧力排众议,出城前往郭贡营中。郭贡见其言谈自若夷然不惧,认为鄄城肯定不是那么容易能攻下来,权衡之下最终放弃了攻打鄄城,引兵退去。

大军压境而请主官亲至敌营一述,听起来就好像是传说中的故事一样。而这传奇的一幕偏巧是历史的真实。空城计是戏说,荀彧孤身说退数万大军却是真的。这段故事发生的时间比较早,远远不如后面得到了演义加成的宛城之战、水淹下邳等流传广泛,但其精彩程度却丝毫不逊。

 

荀彧的力挽狂澜,使得曹操成功地在尚未发展壮大的幼年时期保留了一块根据地。拥有一块自己的根据地有多难,刘皇叔早年颠沛流离的经历给我们做了脚注。后来被曹操赶出了兖州的吕布来到了徐州,也偷袭了刘备,而当时留守下邳的张飞却没有荀彧警觉,刘备被撵出徐州后可是又在许都、徐州、荆州、荆南流离了十年多啊。

岁寒,然后知松柏之后凋。经历过此事之后,曹操征战之时荀彧镇守后方的组合就再也未曾动摇,他们就像曹魏的矛与盾,无坚不摧,牢不可破。

我们不知道当曹操征战于徐州的时候,得知后方剧变、挚友张邈叛变的时候是怎样的感受,也不知道当他终于赶回兖州,见到鄄城安好的城墙的时候又是怎样的感受,但是荀彧无疑在曹操最危急的时刻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忠诚与能力,令曹操刮目相看,也奠定了他曹营二号人物的地位。

此后的两年里,他们重整旗鼓,以这三城为基础,在兖州于吕布的西凉铁骑进行了漫长的战斗,熬过了可怕的天灾与饥荒,逐一收复了兖州各县,最终将吕布驱逐出境,再一次完完全全地拥有了兖州。兜兜转转,一切却也不一样了,兖州已经从偷来的桃子变成了自己的胜利果实,一个城一个城自己打下来的兖州,真正成了曹操逐鹿天下的汉中、河内,成就了荀彧“深固根本以至天下”的战略规划的第一步。

TBC

 

①程昱原名程立。魏书曰:【昱少时常梦上泰山,两手捧日。昱私异之,以语荀彧。及兗州反,赖昱得完三城。於是彧以昱梦白太祖。太祖曰:“卿当终为吾腹心。”昱本名立,太祖乃加其上“日”,更名昱也。】这里的荀彧好八卦的说……不过可以看出来程昱和荀彧两个人的关系好像不错的样子,做的什么梦也会说。

②【彧谓昱曰:“今兗州反,唯有此三城。宫等以重兵临之,非有以深结其心,三城必动。君,民之望也,归而说之,殆可!”】(三国志·魏书十四)涉及荀彧的资料,凡是非出自《魏书十》的我都会注明出处方便查找。

③【黄巾起,县丞王度反应之,烧仓库。县令逾城走,吏民负老幼东奔渠丘山。昱使人侦视度,度等得空城不能守,出城西五六里止屯。昱谓县中大姓薛房等曰:“今度等得城郭不能居,其势可知。此不过欲虏掠财物,非有坚甲利兵攻守之志也。今何不相率还城而守之?且城高厚,多谷米,今若还求令,共坚守,度必不能久,攻可破也。”房等以为然。吏民不肯从,曰:“贼在西,但有东耳。”昱谓房等:“愚民不可计事。”乃密遣数骑举幡于东山上,令房等望见,大呼言“贼已至”,便下山趣城,吏民奔走随之,求得县令,遂共城守。度等来攻城,不能下,欲去。昱率吏民开城门急击之,度等破走。东阿由此得全。】

④【豫州刺史郭贡帅众数万来至城下,或言与吕布同谋,众甚惧。贡求见彧,彧将往。惇等曰:“君,一州镇也,往必危,不可。”彧曰:“贡与邈等,分非素结也,今来速,计必未定;及其未定说之,纵不为用,可使中立,若先疑之,彼将怒而成计。”贡见彧无惧意,谓鄄城未易攻,遂引兵去。】


评论
热度(217)
  1. Jcat彼岸归人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熊裤衩 | Powered by LOFTER